忘归

细细想来才明白自己是多么可悲。

想写一篇武暗
大概是这种感觉的

「道长我来了。」
来人声音清冷却带著几分柔情,这是只有对著至亲之人才有的温柔,他撑著纸伞站在不远处静静望著,许久之后仍未得到答应,他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「我们初遇时也是像这般下著大雨,只是这次换我替你撑伞了……」他轻轻一笑,将伞微微向前倾「道长……我想你了。」他伸出手轻轻轻抚上眼前冰冷的墓碑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15)